网站首页 | 母校风采 | 军工六校 | 我的校友 | 专题活动 | 校友互助 | 网站联盟 | 军工之光 | 关于本站 | 留言本 | 联系我们 
首页 > 军工之光 > 正文
中国人看了大吃一惊:美国前总统评价解放军
2012/2/24  来源:鼎盛军事网 作者:


   美军在朝鲜遭到惨败的消息传到美国后,舆论一片大哗,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发表文章将美军的这次失败称作“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时代》杂志说: “我们吃了败仗——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败仗。”《新闻周刊》称其为:“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最惨的军事败绩。可能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军事灾难。”
 
    美国当局乱成了一锅粥,各方对于失败的责任相互埋怨。有的大骂麦克阿瑟判断错误,指挥笨拙,要求撤麦克阿瑟的职。有的把责任算到华盛顿当局决策失误的头上,有的议员建议罢免杜鲁门,要他从白宫中卷铺盖走人。
 
    这场战争甚至惊动了美国前总统赫伯特·胡佛,他在演说中猛烈抨击杜鲁门的外交政策,并无可奈何地承认:“联合国在朝鲜被共产党中国打败了,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军队足以击退中国人。”
 
    英国对“联合国军”遭到的惨败表示大为不满,将一腔怒气全发泄在麦克阿瑟身上。英国国防大臣辛威尔说:“有一段时间,麦克阿瑟似乎是超出了我们在事件开始 时所了解的目标,结果我们走进了驻有庞大中国军队的满洲边境。……他的情报弄错了。我们的处境实在可怕,欺骗自己是没有用的。”一些议员也大骂麦克阿瑟让 英国士兵白白损失了生命,称之为“闯进了瓷器店的牛”,并且说:“亚洲人民不会为维护像李承晚与蒋介石那样腐败的政权而战斗。”
 
    在朝鲜战场,”联合国军”在志愿军的沉重打击下,溃不成军,拼命夺路南逃。从平壤往南的路上,塞满了一支大规模撤退的军队。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倾泻着军队、卡车、大炮和重装备所形成的洪流,向后移动。

    据美国国防部的报告承认:“联合国军”在11月30日和12月1日有1.1万人阵亡、负伤、失踪或被俘。第2步兵师损失了6,380人,几乎是其兵力的一 半。12月4日,柯林斯飞往朝鲜,以弄清朝鲜的确切形势。沃克悲观地报告说:第2师和土耳其旅受到重创,几乎被全歼。南朝鲜部队除第5师外,其他部队将不 得不退出战斗,进行休整。沃克承认平壤已无法守住,担心中国人会在第8集团军和第10军之间的缺口中长驱直入。如果第8集团军试图在汉城——仁川地区周围 坚守,它很有可能会被包围。接着,柯林斯又飞住兴南会见阿尔蒙德,这里的情况也一片混乱。美军第7师和南朝鲜军第3师同样遭受了损失。陆战第l师正在从长 津湖撤退。
 
    美军在朝鲜的局势继续恶化,“军事灾难的阴影仍然笼罩着他们。”美国高层决策者更是乱作一团,艾奇逊、马歇尔、布莱德雷等高级军政官员感到束手无策,不得 不连续在五角大楼通宵达旦地开会,商讨如何使美军稳住阵脚。有人提出,美国可否谈判停火,使美军得到休整的机会。但在停火问题上他们又顾虑重重。停火必须 要撤出在朝鲜的全部美国部队,更可怕的是,中国是否还要美军撤出台湾海峡?中国是否提出要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
 
    在朝鲜战场上取得重大胜利的同时,中国在外交领域经过激烈斗争也取得了突破。在苏联及其他友好国家支持下,中国向联合国提交“美国侵略台湾案”,而美国则 倒打一耙,颠倒黑白地提出“中国侵略朝鲜案”,按照联合国宪章,安理会在讨论争端的问题时,必须邀请有关的当事国参加讨论。联合国秘书长赖伊虽然一向唯美 国马首是瞻,此时也不得不向中国政府发出邀请。
 
    经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郑重考虑,派出特派代表伍修权参加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讨论美国侵略中国领土台湾案的会议。

    就这样,在被美、蒋联合封杀多年后,新中国的代表首次出现在联合国的讲坛上。按照毛泽东的说法,“伍修权大闹天宫去了”。
 
    在代表团即将出国时,麦克阿瑟正在牛皮哄哄地吹嘘:“士兵们可以回家过圣诞节”。但是,当伍修权一行到达纽约时,美国报纸上又登出美军在朝鲜“全线溃退”的新闻,美国和西方震动了,他们不得不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即将到达纽约的中国人。

    11月24日,新中国首次出席联合国会议的代表团抵达纽约,面容刚毅、拥有多年外交斗争经验的伍修权在机场作了简短的演讲。代表们在机场入口处受到了许多美国进步人士的欢迎,他们远远地就向代表团成员挥手致意,有的还举着小型的标语牌。
 
    在此期间,苏联又向联合国大会政治委员会提出了控诉美国侵略中国的提案,并建议邀请中国代表参加此项提案的讨论。政治委员会同意了苏联代表的建议。
 
    于是,周恩来外长电复赖伊,特派代表伍修权、顾问乔冠华及其助理人员,兼任出席政治委员会参加讨论对美利坚合众国侵略中国控诉案之会议的代表、顾问及助理人员。
 
    11月27日,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政治委员会的会议,参加苏联控诉美国侵略中国一案的讨论。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第一次出席联合国大会。会前,美国各 界得知“中国代表团将出席今天的会议,许多人都千方百计地弄到大会的旁听证,特别是在美国的华侨和华裔人士,其中有著名的教授、学者,此外还有在美的国民 党官方人士都设法来到会场旁听,会场十分拥挤。
 
    当中国代表团进入政治委员会会议厅时,正在发言的苏联出席联合国大会代表团团长、苏联外长维辛斯基立即中断演说,向合法的中国政府代表表示欢迎并祝中国代 表团成功。伍修权一行在联合国官员的引导下,到安排的位置就坐,桌上放着写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标志。这个牌子虽小,但在这个大厅里却格外醒目。
 
    当然,这个牌子对于有名的反共老手杜勒斯来说,则更加刺眼,因为他的位置与伍修权之间只隔着英国代表杨格,相距也就1米左右,可他却强作镇静,装作根本不注意中国人的样子。政治委员会散会时,一群记者蜂拥而上,围住中国政府代表团摄影。
 
    在11月27日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会议上。安理会在美国的操纵下,不顾苏联的反对,决定同时进行两个议题——中国提出的“控诉美国侵略中国案”和美、英六国提出的所谓中国“对大韩民国侵略案”。

    11月28日下午,安理会的辩论异常激烈,气氛十分紧张。苏联代表建议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首先发言,但遭否决。于是,美国代表奥斯汀首先发言,称两个议 题所涉及的是不同性质、但又相互联系的问题。他接着攻击中国政府“公开地遣送大量自己的战斗部队从满洲跨越国界”,同“联合国部队作战”,已构成“侵略” 行为。奥斯汀还为美国侵略台湾进行了辩护,胡说台湾的法律地位“在国际上采取行动决定它的前途之前是不能够确定的。”这显然搞得蒋介石集团代表十分尴尬, 如果台湾地位未定,那国民党政府在台湾算什么呢?
 
    伍修权被安排在第二位发言,他庄重地向安理会控诉:美国总统杜鲁门在指使南朝鲜李承晚政府制造朝鲜内战之后,于1950年6月27日即发表声明:宣布美国 政府决定以武力阻止中国解放台湾,同时,美国武装力量奉杜鲁门总统之命,大肆地公开地侵入台湾,执行美国政府以武力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的政策,中 国政府于1950年6月28日发表声明指出:美国总统杜鲁门1950年6月27口的声明和美国武装力量行动,乃是对于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对于联合国宪章 的彻底破坏。
 
    在驳斥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美国未曾侵略中国的领土”的慌言时,伍修权激动地说:“好得很,那么,美国的第7舰队和第13航空队跑到哪里去了呢?莫非 是的到火星上去了?不是的……它们在台湾。”“任何诡辩、撒谎和捏造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铁一般的事实:美国武装力量侵略了我国领土台湾。”
 
    伍修权还控诉了美国政府武装侵略朝鲜,屠杀朝鲜人民,扩大朝鲜战争的行为。他指出:美国武装侵略朝鲜,一开始就严重地威胁了中国的安全。美国 侵朝部队的军用飞机不断侵犯中国东北的领空,进行侦察活动,扫射轰炸中国城镇与村庄,杀伤中国和平居民,损坏中国财产。“中国人民对于美国政府侵略朝鲜的 这种严重状态和扩大战争的危险趋势,不能置之不理。中国人民眼见台湾的遭受侵略,美国侵略朝鲜战争的火焰迅速地烧向自己,因而激于义愤纷纷表示志愿援助朝 鲜人民,反抗美国侵略乃是天经地义,完全合理的。”
 
    最后,伍修权向安理会提出三点建议:“一、谴责和制裁美国侵略台湾和干涉朝鲜的罪行。二、使美国军队撤出台湾。三、使美国及其他外国军队一律撤出朝鲜。”
 
    伍修权的整个发言长达两个小时。各国代表、旁听者及新闻界的人士,通过同声翻译听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发言,全场鸦雀无声。事后有人对伍修权说他演讲时嗓门很高,劲头特足,把整个会场给震住了。
 
    当伍修权在这边慷慨陈词,愤怒控诉美国侵略中国台湾的罪行时,座位对面的蒋介石集团非法代表蒋廷黻则在那边始终低着头,并用手遮住前额,不让别人看见他的表情,与往日神采飞扬的形象判若两人。而美国代表奥斯汀则表情尴尬地歪着嘴,透出一种无可奈何的神色。

    这是联合国的会场上第一次响起新中国外交代表的正义之声。演说反响强烈,许多友好人士涌向伍修权,与他热烈握手,向中国代表团表示欢迎和祝愿。
 
    11月29日,安理会继续开会。蒋廷黻发言,竭力为美国侵略台湾辩护开脱。但他却不使用联合国规定的正式语言之一汉语,自始至终使用英语发言。
 
    伍修权敏锐地抓住这一点,当即举手作即席发言,揭露蒋廷黻只是国民党残余集团的代表,根本无权代表中国人民。他还嘲讽挖苦说:“我怀疑这个发言的人是不是 中国人,因为伟大的四万万七干五百万中国人民的语言他都不会讲。”气氛凝重的会场传出一阵笑声。平素能言善辩的蒋廷黻被驳得无言以对,尴尬万分。
 
    11月30日,安理会继续讨论美国武装侵略台湾案和“控诉对大韩民国的侵略案”。美国代表奥斯汀为挽回前两日的颓势,极力把大会的注意力转移到朝鲜问题 上,企图通过对美国有利的提案。最后又操纵表决机器,否决了中国关于谴责和制裁美国侵略者,美军自台湾和朝鲜撤退的提议。
 
    对会议的这一无理决定,伍修权再度作了发言,用美国舰队侵入台湾海峡的事实,朝鲜战争以来美军飞机侵犯中国领空,毁坏中国财产、杀害中国人民的确凿数字,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支持蒋介石进行血腥内战的历史,责问美国代表道:
 
    “我要问奥斯汀先生,这是不是侵略?这是不是干涉中国内政?”
 
    伍修权还表达了中国人民反抗侵略的坚强决心,“只准帝国主义侵略,不准人民反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打败敢于侵略中国的一切帝国主义者。”
 
    与此同时,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苏联也否决了美、英等6国提出的“控诉对大韩民国的侵略案”。
 
    美国当然对这个结果心有不甘,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将诽谤中国“对大韩民国侵略案”列入了联合国大会议程。中国代表在这一颠倒黑白的提案通过后,愤怒地全体离开会场。
 
    这还不算,心怀鬼胎的美国又于12月15日操纵联合国大会无限期休会,实际剥夺了中国在联合国讲坛上与美国进行斗争的机会。

    12月16日,伍修权在纽约举行记者招待会,向在场的各国记者散发了准备在联合国大会政治委员会发言的讲稿和各种资料,其中包括证明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 领土的历史材料,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从蒋介石军队缴获的美国武器图片集,朝鲜战争以来美国飞机对中国轰炸、扫射实况的图册和其他各种美国侵华史科。
 
    针对联合国大会已经无限期休会,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说:“伍修权将军及其随员已无留在成功湖的必要,故已命令伍修权将军等于本月19日启程回国。”
 
    新中国代表在联合国的第一次亮相引起了巨大轰动。美国各大报刊第二天均刊登了中国代表发言的消息和演说的内容摘要,并称:“美国人民的目光都转到了成功湖。”
 
    伍修权在联大面对面指着美帝国主义的鼻子直斥其罪行,不但在中国是第一次,在世界上也该是第一次。这一行为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特别在海外侨 胞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一些著名的华人海外学者甚至包括蒋介石集团派驻纽约的总领事宗维贤,都毅然作出了返回大陆的决定。
 
    美国统治集团则被戳中了痛处,奥斯汀承认,中国代表伍修权的发言,使“我的政府感到不愉快”。那位在会场故作镇静的反共老手杜勒斯则声称自己当时“被一种悲哀的情绪支配着自己的感情”。
 
    最没有风度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听到中国代表的发言后,恼羞成怒,称伍修权的发言“猛烈而完全荒谬”。11月30日,杜鲁门在记者招待会上口不择言地向中国发出威胁说,美国“一直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
 
    尽管几个小时后白宫新闻办公室就发布了一份“澄清声明”,解释杜鲁门“并不是说已经决定要使用原子弹”。但是,美国记者已经把杜鲁门的这番话飞快地传遍了全世界,并且引起了各国舆论的大哗。
 
    这是美国人第一次对新中国进行核威胁,此举大大激发了新中国领导人搞出自己尖端武器的决心。很快,中国就开始了研制核武器的物质和人才准备。
 
    可是,杜鲁门没吓倒中国人,倒把欧洲人吓坏了。

    杜鲁门讲话一结束,欧洲驻联合国的各国大使就围住奥斯汀,许多人“眼泪汪汪”地询问奥斯汀是否有机会避免战争的扩大。此时,欧洲还徜徉在二战留下的废墟 中,他们实在害怕爆发新的战争。而且他们认为,不可调和的意识形态敌人苏联才是对欧洲的真正威胁,现在美国人不顾在东欧陈兵数百万的苏联的巨大威胁,还要 在“一个不可思议的时间和可能出现最困难的战略条件下,把他们拖进亚洲战争的泥潭”。
 
    英国人更是慌了神,一百多名英国议员在交给艾德礼首相的抗议信上签名,坚决反对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原子弹”。连最有名的反共主义者前首相丘吉尔也站在反对者行列。丘吉尔认为,扩大亚洲的战争会削弱欧洲的防御力量,威胁美国的安全。
 
    面对空前巨大的压力,艾德礼飞赴华盛顿与杜鲁门会晤。艾德礼认为,联合国除了谈判撤出朝鲜外没有出路,甚至连台湾占据的联合国中的中国席位也可以让给北 京。杜鲁门则坚决不放弃南朝鲜和台湾或是让北京取得联合国的席位——“除了教训一下中国,什么都不欠他!”经过一阵争吵,艾德礼飞回了伦敦,他得到了杜鲁 门“不使用原子弹”的承诺,同时也与美国在朝鲜问题上勉强达成共识:“在军事上被赶出去之前,要驻留在朝鲜,而且在局势好转之前,不同中国进行谈判。”


   

打印】 【关闭
 
 
 热点推荐
·不朽的精神永恒的魅力
·“哈军工”优良传统之管见
·爱国是“哈军工”老教师们
·亲历、感悟“哈军工”人才
·学习毛主席《训词》缅怀陈
· 张良起同志生平
·《军工之光》2009年4
·《军工之光》2009年4
 热点导读
· 爱国是“哈军工”老教师们
· 学习毛主席《训词》缅怀陈
· “哈军工”优良传统之管见
· 不朽的精神永恒的魅力
· 美好的回顾 难忘的相聚
· 张良起同志生平
· 亲历、感悟“哈军工”人才
· 《军工之光》2008年第
 相关信息
· 胡锦涛:军队要把思想政治
· 中国人看了大吃一惊:美国
· 不朽的精神永恒的魅力
· “哈军工”优良传统之管见
· 爱国是“哈军工”老教师们
· 亲历、感悟“哈军工”人才
· 学习毛主席《训词》缅怀陈
· 《军工之光》2009年1
 + 合 作 伙 伴 $ 友 情 链 接 +

版权所有:哈军工人脉网

打造50万校友的人脉网!每年2万多年轻校友走向社会!!

网站专用服务信箱HaJunGong@163.com  

如果本站信息损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电话联系我们热忱欢迎全球军工人与我们开展资金项目、业务中介、科技转化、人才推荐及进行形式多样、多赢的资源共享合作。

               绿色服务通道:站长13714446249(黄丹校友 深圳)、技术支持13808431930(黄非校友 长沙)

【粤ICP备06015073号】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陈济民律师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